筆趣閣 > 重生之巨變 > 第1087章 詭異的林子

第1087章 詭異的林子

  胡銘晨和郝洋就站在距離樹林七八米遠的地方,后邊圍了一群人,那群人距離他們就兩三米遠。

  氣氛有些怪異,大家就這么站著了,誰也不說話,誰也沒有下一步的舉動,他們十余人就如同短暫的雕塑似的。

  按理說,胡銘晨他們已經應約來了,這時候林子里應該要冒出點人或者冒出點什么東西才對,可恰恰就是啥也沒有,那一片黑布隆冬的林子,就如同關閉電源的電視屏幕似的,別說圖畫了,連雪花也沒有,一片寂靜。

  將胡銘晨他們領來的那個小年輕跟著占了二三十秒,也覺得情況不對,撓著頭睜大眼睛往林子里瞪。

  “白哥,白哥......”瞪了半響,也沒得到和反應,他干脆就壓低了聲音向里面呼喊。

  根據約定,白小帥就等在這里的,胡銘晨和郝洋被帶到這里之后,先一通言語課,之后就是動作課,直到將胡銘晨收拾得服服帖帖為止。要是胡銘晨還敢反抗,他們也不介意讓胡銘晨的身上留下永不磨滅的損傷印記。

  但是他們人已經到了,本該出現的白小帥卻沒有冒身。不但白小帥沒出現,其他人也是一個沒有。

  “毛子,怎么沒人?是不是我們弄錯地點了?”那個被胡銘晨扭了手腕的年輕人連續喊了幾聲,林子里一點反應都沒有,他旁邊的一個哥們就疑惑的道。

  “卵,就這么屁大點地方,怎么會弄錯,難道我弄錯,你也會弄錯,說好是在這里,你不是也聽到?!蹦莻€叫毛子的側過腦袋白了同伴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要是連這么個地點都弄錯,豈不是說他太白癡嗎?

  “那要是沒弄錯......怎么會連個鳥人都沒有......”

  “你問我,我特碼問誰去啊,日他仙人板板,還真是有點邪門了,難不成他們還沒到位?”毛子皺著眉,抓耳撓腮的繼續盯著樹林子道。

  “咋個可能,這才多遠,何況,他們早就在這邊了的嘛。我懷疑,他們是先怕冷先回去毬咯,把事情丟給我們?!绷硪粋€同伴開口道。

  “我覺得也是,現在不講義氣的人多很,再說了,不就是兩個傻愣愣的學生嘛,我們自己擺平還不是一樣?!焙懗可砗蟮囊粋€混子提高聲音道。

  “小六,你說的什么屁話,白哥是那種人嗎?現在不是擺不擺得平的問題,就這兩個,剛才你們沒來的時候我就要動手收拾了,就是白哥喊住的。他們之間有過節,還是讓白哥出面來比較好......干脆,你去里面看一哈,明明講好是這里,看他們是不是在林子里面搞什么事情?!泵臃穸诉@人對于不講義氣的評價之后,對他揮手建議道。

  “我去里面看看?”這個小劉抬手指著自己的鼻子。

  “怎么?你害怕???”毛子反問一句道。

  “我......呵呵,害怕,老子就不曉得啥子叫害怕,我只是覺得他們龜兒幾個不在這里?!北蝗苏f是害怕,小六一下子就不干了。

  他們混社會的,就忌諱被人說膽子小,一個膽小的人,是十分沒面子的,也是最讓人瞧不起的。同時,膽小之徒也是沒啥前途的。

  他們盡管不是什么江洋大盜,可是也不能讓人說害怕啊。

  “所以才要你去看看啊?!泵硬荒蜔┑牡?。

  “行,你們等到起,老子進去看看,看那龜兒些搞什么玩意?!毙×弊右粨P,甩了甩手,丟下一句話就向著林子里走去。

  胡銘晨進到林子邊的草地里,依然雙手揣在褲兜里,挺拔的坦然站立著。旁邊的郝洋兩手互相搓著,東瞧瞧西看看,很想看出些什么端倪。

  “胡銘晨,他們這是搞什么把戲?”郝洋用手肘輕輕捅了捅胡銘晨,小聲問道。

  “你納悶,我也納悶,靜觀其變吧?!焙懗磕恳暻胺?,嘴角勾起一個弧度,淡淡的道。

  十來雙眼睛看著小六走進林子里,開始還能聽到小六踩著樹葉樹枝的響動,可是幾秒鐘后,林子里就啥也聽不見了。小六就像是一顆石子,扔進井里,叮咚一下,幾片漣漪之后,井底回復到了他自該有的平靜。

  “咦......咋沒聲音了?”

  “狗曰的,小六,小六......”毛子豎起耳朵,確實啥也聽不到之后,就罵著喊道。

  然而,不管怎么喊,里面就是什么反應都沒有。

  “你們兩個,進去看看,小六這龜兒子估計在裝神弄鬼,找到他,拖出來,老子們讓他好看?!泵右姾安粦?,就伸手指了兩個同伴道。

  “你咋不去?就只會指使我們?!北恢钢械膬扇酥械囊粋€抗議的抱怨道。

  “我特碼不是要在這里盯著這倆貨的嘛,兩個人一起去也不敢?別忘了,今晚上大伙的好處可還在我身上?!泵恿R著瞪了抱怨的對方一眼,然后拍了拍自己的口袋道。

  看在有好處的份上,那兩人對視一眼,去就去吧,就是小樹林而已,又不是深山老林。

  兩人相互間隔兩三米,循著剛才小六的路徑,朝著林子里走去。

  站在草地上的其他人,則是平心靜氣的盯著他們。

  這個時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樹林的方向,而且少了三個人的情況下,他們對胡銘晨和郝洋的所謂包圍圈已經出現了極大的空擋。如果胡銘晨和郝洋在這當口逃跑,成功的機率極大。

  剛才吃得的確是飽,可是經過這一會兒的漫步和消化,那種飽撐感已經沒有了,不影響奔跑的運動。

  只不過胡銘晨一丁點沒有要逃離的意思,反而與其他人一樣,饒有興趣的盯著進入樹林的那兩人身后看。

  同樣的,郝洋似乎也忘記了自己還身處險境之中,對這片平常不過的林子,他也產生了極大的好奇。明明那個小六才走進去,怎么會一轉眼人就不見了呢,喊也喊不應。

  而更神奇的是,聯袂進入的兩人,也是十幾二十秒后,就沒了聲息,并且還是同時發生,這就不得不讓人提起心來了。

  “周龍......疤子.......你們怎么了.......”豎起耳朵又沒聽到動靜之后,毛子又弓著身對著樹林喊道。

  這家伙難道覺得彎著腰弓著身視線就會好一些嗎?聲音就能精準傳遞嗎?

  “周龍......疤子......你兩個狗曰的可別玩了.......小六......”毛子喊了之后,胡銘晨他們右手邊最靠近林子的一個穿著皮夾克的青年也跟著喊道。

  只不過,這家伙一邊喊,腳步卻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兩步,彷佛就怕倏然間從林子里沖出幾只野獸,將他給吞噬了似的。

  隨便他們怎么喊,進入林子的三個人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班,感覺他們進的不是一片普通林子,而是一個深不見底,充滿各種神奇可能的黑洞。

  “我覺得他們可能是遇到了狼,被狼給叼走了,你們還是趕緊進去看看吧,我怕晚了,連骨頭都不剩?!焙懗棵鎺⑿Φ呐ゎ^看了那個毛子一眼,語態輕松的道。

  胡銘晨臉上是帶著笑,但是因為光線昏暗,毛子看不見他的笑容。而胡銘晨輕松的言語,在這個詭異的氛圍下,聽在毛子的耳朵里,卻變得冷冰冰的。

  “狼......這周圍哪里來的狼啊,你少特碼的嚇唬人,就這破林子,狗都不會有,還會有狼嗎?”毛子板著臉,畏畏縮縮的道。

  如果真是狼,他們也許還不怕,但是現在的詭異氛圍,卻是比狼的存在還讓人心悸。如果真是狼,里面總得有點打斗的響動,可偏偏沒有,再加上又是晚上,這才恐怖。

  胡銘晨聳了聳肩,癟了癟嘴:“那你們不會再讓兩個人進去看看嗎?或者一起去也行啊,萬一他們是掉進陷進爬不出來了呢?”

  胡銘晨擺出一副替他們考慮的好人樣,幫著出謀劃策,然而胡銘晨的話剛說完,對方就有兩三個人向后退,彷佛就怕被喊中要進林子。

  “你們慫什么,這個林子能有多大點,又哪里來的陷進,瞧你們一個個那慫樣,真尼瑪的丟人?!泵右豢赐槲房s不前,就來氣。

  “那要不你自己進去看看嘛,想當老大,就得身先士卒,如果自己都不敢,只會喊別人,那算什么,不要自己比別人還慫才好喲?!焙懗窟m時的譏諷調侃道。

  “我......你特碼閉嘴,信不信老子現在就弄死你?!泵託獾弥赶蚝懗苛R道。

  “我又不跑,沒什么信不信的,只是你的兄弟伙現在生死未卜哦,你不先去看看?你去了,我等著你出來就是了嘛?!焙懗亢敛簧鷼獾牡ǖ?。

  “是啊,毛子,你去看看,我覺得太怪了,幾個大活人,怎么就......你膽子大,你去瞧瞧,我們在這盯著他倆,保證他們跑不了?!泵由磉叺囊粋€同伙附和著胡銘晨的話道。

  “我去就去,難道我還怕被吃了呀......”毛子說得很是慷慨,只不過他的聲音有些顫音,感覺不是那么堅定,“兄弟,走,我們兩個去?!?
广西快乐十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