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踏星 > 第兩千三百二十三章 返回

第兩千三百二十三章 返回

  七字王庭家主,榮耀殿堂以及宇宙海等各處此刻也都在商量,不知道備戰的目標是誰。

  但此次備戰,陸隱給予了最高指令,并讓水傳瀟他們制定最詳細的戰功明細,讓整個第五大陸都動了起來,第六大陸那些人同樣不例外,連血祖都第一時間出關。

  陸隱以無線蠱聯系他,請血祖調動整個第六大陸。

  人類歷史上很少有大陸與大陸的聯手,而今,在陸隱命令下,第六大陸全體修煉者與第五大陸修煉者將匯聚到一起,直面四方天平。

  這股力量究竟有多少,還要看集結之后,但陸隱相信一定可以給四方天平一個驚喜。

  備戰的同時,血祖提出了疑意,他想確定備戰的目標究竟是何方。

  陸隱沒有隱瞞,將樹之星空的形勢告訴了他,這是無解的對立,就算他放棄為陸家報仇,四方天平也不會放過他。

  最終,血祖感慨了一句,希望人類不會在這場戰爭中損耗太大。

  陸隱也不知道究竟會不會發生大戰,或許會,或許,不會,他更不知道自己面臨四方天平,會是什么態度,順其自然吧。

  如果實在不行,他還有最后一招,當然,那一招能不動用就不動用。

  …

  “國師,你這本命運之書代表了現在?”,陸隱問道。

  補天國師恭敬道,“是”。

  “那幫我看看,這第五大陸,可有威脅我的存在”,陸隱道。

  補天國師無奈,“道子,命運之書雖是異寶,卻也是輔助,無法縱觀整個第五大陸”。

  “在我身上,你的命運之書能卜算到什么?”,陸隱問道。

  補天國師道,“無法卜算”。

  “無法卜算?”,陸隱盯著補天國師。

  補天國師道,“是,一直都無法卜算,否則”,他沒有說完,但陸隱清楚他要說什么。

  如果真可以卜算,巨獸星域不會允許他崛起。

  一個人類修煉者從踏上修煉之路開始,但凡有些成就都會進入這些大人物眼中,補天國師一定卜算過很多人,而自己的修煉之路可以算是傳奇了,如果能卜算到今天,妖帝都能拼死殺去人類星域,只為不讓自己崛起。

  “不死宇山那件事怎么說?”,陸隱問道。

  補天國師道,“無法卜算道子,卻可以卜算道子身邊的人,通過一些事分析出道子想要做的,想得到的,然后直接卜算不死宇山即可,可對于道子,真的無法卜算,否則我天妖帝國不會淪落到這步”。

  “鬼候,還記得嗎?”,陸隱忽然轉移話題。

  補天國師目光一凜,“記得”。

  “為什么想得到它?”,陸隱問道。

  當初星空至尊賽,補天國師就下令想辦法將鬼候從陸隱身上奪走,而之前陸隱主動接受對巨獸星域戰場的時候,鳳霖也提過索要鬼候為條件,對于鬼候,巨獸星域太在意了。

  補天國師嘆口氣,“不知道道子對鬼候了解多少,它

  ,誕生自無上祖血液”。

  陸隱神色不變,這件事,當初在山海界星辰塔爭奪時就知道,那時候鬼候可是直接吞了祖境血液,從探索境直接飛躍到狩獵境,也正因如此,鬼候才坦白,否則自己那時肯定宰了它。

  見陸隱神色平靜,補天國師了解了,“鬼候有無上祖血液,其本身對于我巨獸星域的價值很大,更重要的事,它很有可能知道無上祖埋骨之地”。

  “無上祖大墓?”,陸隱驚異。

  補天國師詫異,“道子知道?”。

  陸隱沉思,關于無上祖大墓,鬼候說過不止一次,剛開始它就想以無上祖大墓吸引自己,但對于那時的自己來說,無上祖大墓太遙遠,他壓根沒想過有一天能征服巨獸星域。

  一個人類想要到巨獸星域尋找無上祖大墓,想想就不可能,即便達到星使層次的時候也沒想過來巨獸星域找無上祖大墓。

  但現在不同了,“鬼候真知道無上祖大墓的位置?”。

  “這個我們不清楚,但它是唯一有可能知道的,而且并非大墓,只是埋骨之地,傳聞當初無上祖在與第六大陸死戰中重傷,尋了一處地方埋骨,并不是什么輝煌的大墓,如果能找到那個地方就能找到無上祖的尸身,或許能得到無上祖血液,對于我們巨獸星域來說,無上祖的血液必是至寶”,補天國師道。

  陸隱失笑,無上祖血液對巨獸星域的誘惑就像辰祖血液對人類的誘惑一樣。

  沒想到死猴子還有這個秘密,它是真知道在哪,還是一直都在誆他?

  半個月后,冷青來了,帶來了大巨人軍團。

  大巨人軍團一到,枯偉的哀嚎聲便傳來,“師父--,師父您要給弟子做主啊,弟子不想來這破地方,弟子只愿終生陪伴在您左右,侍奉您,崇敬您,弟子實在不愿意留在這里…”。

  妖帝與補天國師怪異看著枯偉,都說人類感情豐富,還真有這么不要臉的。

  枯偉哀嚎起來是誰都看不見,管他妖帝還是補天國師,就連祖境強者在這也不關他的事,他可是罵的賤魚發顫的存在,論拍馬也是無敵的。

  陸隱一腳踹開枯偉,“沒有你,大巨人軍團安穩不了,你就留在這”。

  枯偉又爬過來了,緊緊抱住陸隱大腿,“師父,您把我帶走吧,弟子只想為您披荊斬棘,看不到師父,弟子,弟子,弟子會做噩夢的”。

  陸隱冷笑,“也好”。

  枯偉大喜,抬頭望向陸隱,激動,“真的?”。

  陸隱彎下腰,“天上宗備戰,知道嗎?”。

  枯偉愣愣點頭,“知道”。

  “知道敵人是誰嗎?”。

  枯偉搖頭。

  陸隱低沉道,“樹之星空”。

  枯偉握拳,“師父放心,一旦開戰,弟子肯定帶著大巨人軍團沖鋒在前,撕碎那些背叛師父家族的陰險小人”。

  他們已經漸漸知道樹之星空的事,包括四方天平背叛陸家的事,也都知道了陸隱的來歷。

  陸隱道,“

  好,要的就是這個態度”。

  枯偉振奮,剛要再放兩句狠話,陸隱接下來的話讓他汗毛聳立,整個人都發涼,“戰爭一開始,四方天平肯定有一到兩位祖境出手,你就帶著大巨人軍團擋住,以你們的體型應該能撐個一兩擊,到時候我就有施展的空間了”,說到這里,他目光一亮,“對啊,以前怎么沒想到?”。

  枯偉臉色慘白,撐個一兩擊?撐個屁,那是祖境,又不是星使,揮手就能令星空湮滅,別說大巨人軍團,就算把大巨人堆滿宇宙星空都沒用,“師父,弟子懂了,師父放心,弟子一定幫您守好巨獸星域,決不讓這些野獸亂來”。

  妖帝危險的目光掃向枯偉,這小子,欠揍啊。

  陸隱冷哼,再次一腳踹開枯偉,帶著補天國師和妖帝登上獄蛟后背,此刻,獄蛟后背集中了整個巨獸軍,有星使巨獸二十,啟蒙境巨獸三百,探索境到狩獵境巨獸五千,再加上不下百萬的普通星空巨獸。

  這些星空巨獸都化作人形顫顫巍巍在獄蛟背上發抖。

  巨獸軍軍團長是虛青,陸隱的老對手。

  陸隱登上獄蛟背上后示意了一下,獄蛟張嘴,揚天嘶吼,祖境之力肆無忌憚的宣泄,令無數巨獸恐懼,隨后轉瞬消失。

  這一走,帶走了巨獸星域幾乎全部的強者,包括那二十六個聯盟。

  這半個月里,除了妖帝親自督促星空巨獸加入巨獸軍外,但凡遇到困難就請獄蛟出面,到哪吼一嗓子保準嚇得那些巨獸尿出來,以至于才半個月就將巨獸軍組建完成。

  當然,也只是組建完成,并未經過磨合,不過這是虛青的事。

  除了巨獸軍,陸隱還要帶走最起碼半數的虛浮游,大概有千萬只,這些虛浮游足以成為底層修煉者的保命之物,尤其如果戰場放在樹之星空,優勢就太大了。

  …

  科技星域消息再次傳來,距離星空走廊修復完成估計要十三天左右,越臨近那個時間,得到的數字就越精準。

  陸隱看著時間一天天過去,不斷催促天上宗整軍,整個第五大陸包括第六大陸那些修煉者不斷向天上宗涌來。

  所有人都知道大戰將至,但大部分人到現在都不知道面對的敵人是誰。

  返回天上宗, 獄蛟依然在太陽系外,回來后就盯著祖龜。

  至于巨獸軍則安排在了天上宗內。

  一眾星空巨獸看著恢弘的天上宗,感受著一個個半祖氣息,甚至祖境氣息,面露絕望。

  面對如此強盛的人類,就算沒有獄蛟,它們也無法對抗。

  虛青最擔心的就是陸隱讓巨獸軍成為戰場上的炮灰,如果巨獸軍死光,對巨獸星域的打擊就太大了,還不如跟人類星域拼一把,至少保住巨獸星域顏面。

  來到天上宗第二天,虛青面前出現了一個人,正是第二夜王,“道子請你喝茶”。

  虛青忐忑,跟隨第二夜王前往陸隱喝茶的地方,這一刻他一直在等,知道陸隱肯定會找他,如今是時候了。
广西快乐十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