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餮仙傳人在都市 > 第1679章
  “怎么是你?你怎么可能從那狀態掙脫出來,不可能!”

  那黑影看著來人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

  來的人自然就是之前古爭遇到的大漢。

  “怎么不可能,怪不得我無法感應出云荒劍的位置所在,原來是被你給封住了,這一次你們休想在這里玩什么陰謀詭計?!贝鬂h眼睛看過半空的血色結晶,冷冷的說道。

  “宋山,你只是敗家之犬,上一次你已經敗過一次,要不是那邊想要同化你,你早就死了,竟然還敢出來?!蹦沁吅谟按笫忠粨],在空中留下一道道紅色劍影,最后指著他說道。

  “我死并不可怕,想要在這里謀劃你的陰謀,那你就失策了?!彼紊秸f完突然對著古爭說道。

  “我知道你們是為了救你們的人,但是你們只要把上面的血池給毀掉,那么這把云荒劍就讓你拿走吧,這里已經無法繼續鎮壓其中的魔氣,希望你能找到辦法,徹底把云荒劍給解封開來?!?br/>
  “你們想的真是太天真了,去死吧!”這邊黑影一陣氣急,仿佛自己結局已經注定一般。

  手中云荒劍發出陣陣顫鳴,劍身之上血光蕩漾,朝著四周擴散出一陣陣劍光。

  哪怕對方能掌控其中一半,都給以古爭陣陣的壓迫力。

  “陣起!”

  隨著黑影口中一聲爆喝,在上面一層層血色云霧布滿了頭頂之處,而且還在不斷的幾句凝聚著。

  一道血色光芒從云荒劍上面陡然射出,直入上空的云層當中。

  “轟隆隆”

  云霧當中響起一聲震天轟鳴,同時一道道耀眼的血色光芒在云霧中顯露出來,仔細一看,竟然是密密麻麻的血色劍光,每一道別看只有不到一丈之大,可是上面所蘊含的氣息,和剛才古爭釋放的金色巨劍不丞相讓。

  或者說更強,那一道道劍光中,蘊含的劍意,這么多聚集起來,已經讓古爭的皮膚感覺陣陣刺痛,頭皮發麻。

  古爭臉色一變,伸手一抓,身后的小瑩身上,一本書瞬間就飛了出來,一層光芒在古爭身上升起。

  而那邊的宋山也是如此,之前送給他的重甲變戲法一樣整整齊齊穿戴在身上,只單單露出一個腦袋出來,手中那把黑色長槍一轉之下,瞬間卡在一道黑色的盾牌之上。

  只見盾牌之上幽幽黑光不斷冒出,極快間撐起一道道黑色光模樣,擋在頭頂之上。

  說遲那快,等到古爭他們兩個堪堪做好這一切,“轟”的一聲巨響。

  漫天的血色劍氣從上面厚厚的血霧下面,如周瑜般朝著下面,其中一小半沖往宋山,絕大數沖往古爭。

  “砰砰砰”

  一陣陣劇烈的爆炸聲在古爭頭頂響起,血光瞬間淹沒古爭周圍,只見那黃色光芒不斷閃爍,蕩起的漣漪越來越大。

  重重的壓力從上面壓來,讓古爭幾乎都喘不過來氣,尤其是周身,更是憑空出現許多細小的傷痕,整個人身上到處都是血跡。

  那劍意竟然穿過防御,在古爭周身四處的凌亂穿行,幸好是劍意已經被削弱了大半,可是感受著上面臉面不斷的攻擊,古爭也是手中一翻,六個黃色的鈴鐺浮現而出。

  “叮鈴”

  六個鈴鐺在空中排列成一個略顯古怪的陣型,隨著一聲輕響,六個鈴鐺黃色光芒一亮,紛紛射出一道光芒,在半空聚合一起,形成一個大一號的黃色鈴鐺,瞬間從下面升起,來到黃幕外面。

  “叮鈴”

  一聲巨大的鈴鐺在半空升起,肉眼可見的黃色音波從鈴鐺中擴散而出,那些劍光被波紋掠過,絲毫沒有反抗的余地,竟然在半空化為一道道血霧爆開。

  不過這道漣漪在擴散到黑影附近的時候,卻無法再繼續推進,仿佛有一層看不見的護幕擋住了。

  細微一看,那云荒劍散發著一股特殊的波動,在黑影周圍形成一道特殊的領域,那些音波給本透穿不過去。

  而就在這時,古爭再次一翻,另外六枚黃色鈴鐺再次浮現出來,手中變換幾次之后,一道道金光分別沒入其中,隨后六個銅鈴竟然合成一個,在空中一閃就消失在古爭面前。

  下一刻,在黑影前面不遠處,鈴鐺的身影突然閃出來。

  一出來,就是一道黃色光芒從上面射出,在穿過那特殊的波動,稍微扭曲一下,可是還是順利的穿過,沒入黑影的腦中。

  黑影感覺腦中一暈,漫天遍地的幻象出現在前面,整個人有些恍惚起來,外面的攻勢猛然一滯,上空的血色劍光沒有再次下落。

  古爭身上猛然一撐,把周圍血霧全部給轟碎,隨后手掌在空中連揮舞三次,三個紫色霧氣快速凝聚而出,隨即化為三柄雷光閃爍的長劍,猛然朝著天空一聲,身形直漲十丈有余,表面浮現一道道觸達的紫色電弧,發出轟轟的雷霆爆響。

  在古爭的操縱之下,其中兩道朝著空中的血霧沖去,另外一道朝著黑影那么飛去。

  而在對方停止的攻擊的時候,這邊宋山也是一聲怒喝,手中已經殘破的盾牌被他直接引爆成一團黑氣,把周圍的劍光橫掃一空。

  那把黑色長槍在他手中猛然往前一竄,被他緊緊握住尾端猛然一甩,那長槍發出重鳴之音,仿佛有什么東西即將蘇醒一般。

  “看招!”

  看著古爭那邊的紫電飛起,這邊也是往后一退,手中的長槍幽光一閃,被他狠狠的朝著黑影投擲出去。

  “吼”

  隨著一聲巨大的吼叫,那柄長槍在空中化為一道黑色的蛟龍,身形一擺之下,氣勢更加強橫一份,氣勢洶洶朝著對方沖了上去。

  黑影雖然此時雖然依然還在眩暈當中,不過還是感知到他們兩個的合理攻擊,臉色看起來更加猙獰,手中的云荒劍一揮,大片的血氣從上面冒了出來,凝聚形成一道厚厚血色護幕。

  而他手中的動作根本沒有停,源源不斷的紅霧依然繼續加強周圍的血幕。

  面對古爭他們的全力出手,紫色雷劍在半空中紫色一閃,一道粗大紫雷轟然擊出,撞擊到外面的血色護幕,頓時就被轟然炸碎,可是卻僅僅掉落在外面一層。

  這邊蛟龍張開巨口,一口黑光凝聚而出,瞬間一道黑色光柱噴涌而出,在上面炸出大片的血團。

  這邊黑光剛剛一聽,那邊幾道粗大的紫電再次撲來,削弱其中一層,而這邊紫電消散,那邊蛟龍的巨爪再次揚起,重重的拍打在上面,頓時又削落一層。

  兩個人攻勢疾風驟雨一般,短短幾個呼吸間,根本沒有絲毫停頓,一波接著一波,一層層血紅武器飛快的消散。

  對方補充道額速度根本跟不上消耗,厚厚的血幕很快變得有些薄弱起來。

  一聲聲驚天動地的炸鳴在空中響起,可是那一層層血幕還在堅持著。

  短短不到十息的時間,讓古爭頭上都有一層汗水,因為對方即將醒來,而打破這層血霧攻擊到對方,似乎有些晚了。

  “轟”

  古爭預料的沒有錯,這邊黑影眼中最后一絲渾濁消失,身上猛然爆出一股強大的血光,四面八方轟擊而起,那條蛟龍仿佛受到重創一樣,朝著后面飛回去,再次化為一桿黑色重槍,被宋山給接到手中,只不過上面的靈光暗淡一些。

  而他手中的云荒劍在空中似乎隨意般的一閃,半空的紫色雷電下一刻就轟然炸碎,連給古爭控制上前的機會都沒有。

  古爭飛快收起的自己的幻音銅鈴,警惕的看著對方。

  “很好,我是有點小看你們了?!蹦呛谟翱戳艘谎凵戏?,所有的血霧都已經被古爭消減干凈,沒有剩一絲一毫。

  話音剛落,手中的云荒劍化為一旦血光從他手中飛出,在他們的眼光當中,滴溜溜一轉之下,在半空中懸浮旋轉不停,周圍一道道極強的劍氣浮現而從不。

  “聚”

  這邊黑影并指如刀,在虛空中快速刻畫起來,一個血色虛影符號眨眼間成型,只不看看起來有些虛幻,他逼出一口鮮血,天女散花般超前一噴,一個血淋淋的詭異瞬間升起。

  在這個血符升起的同時,連同整個洞穴都感覺陰冷一番。

  “引!”

  黑影再一次大吼,在上方的血池當中,一道血色光柱瞬間下落,降落在中間的云荒劍身,無窮無盡的血水從上面狂涌而出,周圍的那些劍氣再次變成血色。

  而他面前的血符也極快的沒入云荒劍當中,整個劍身之上,再次浮起一絲絲纖細的血色紋絡,彼此之前相連,繼續朝前劍身前端沖去。

  可惜的是,依然是一團金光升起阻擋了血色的前進,這邊黑影見狀有些惋惜,不再強求,轉而繼續最后一道咒語。

  只見所有人的血色劍影身上,一個小巧的血符突然冒出,緩緩的融入下面的劍影當中。

  只不過在沒入的同時,緊接著后一團金光也同樣落了下去。

  隨后“轟”的一聲響!

  一道粗壯無比的紅色光柱,從上面的紅色血池噴涌而下,瞬間把下面碩大的空間給籠罩起來,所有的劍影齊刷刷一鳴,在空中開始舞動起來。

  盈盈而起的血色光芒瞬間朝著周圍擴散出去,所有人被接觸的一瞬間,臉上也是充滿了迷茫之色,哪怕都做好防御,也瞬間中招,抬起頭看著天空。

  此時在古爭眼里,空中哪有什么血色劍影,沒有什么血池,在上面一個個高大威猛的仙人,婀娜多姿的仙女們,正在天空之上隨風而舞。

  手中的長劍,正在緩慢的進行舞動,一股奇特的韻律在其中,仿佛他們在教導古爭,手中武器那無上的奧妙,讓他不禁沉迷其中。

  這一刻,古爭只覺得自己也仿佛飛了起來,和那些一同舞動,感受天地之間,那從來沒有領悟到的大道,心中覺得自己那些想不開的謎團,紛紛豁然而解,只愿意永遠的在這里呆下去。

  隨著他手中也莫名出現一把長劍,每一次舞動,必然會在自己身上裂開一道血痕,而他卻沒有察覺一番,依然在沉浸其中。

  不過就在這時,天邊悚然冒出一股綠色的長橋,朝著古爭這邊極速蔓延過來,那些仙人仙女頓時手持長劍,想要在半路中截斷,卻發現一層金光在綠橋上升起,把他們的統統隔絕在外面。

  那長橋直接來到古爭的腳底下,帶著他急速朝著后面退去。

  綠橋短短幾個呼吸就從這里退去,消失在這個世界中,而與此同時,外面一直僵立在原地的古爭,身軀忽然一陣抖動,眼中的迷光之色退去。

  在古爭清晰過來的瞬間,感覺全身上下痛疼無比,周圍無數劍氣正在零亂肆虐著,朝著自己發起一道道攻擊,不過在自己身子外面,升起一道黃色光芒,阻擋對方。

  但是那一股股凌厲的劍意,卻透過在自己身上留下一道道傷痕,比之前受到的傷勢還要重,不過看起來嚇人,總歸還是皮外傷,沒有傷及內部。

  隨著身上一道濾過撤回,古爭看到那邊小瑩松了一口氣,把自己的燈籠再次收了起來,自然知道是她把自己從那里拉了過來。

  因為對方主要是對方古爭和宋山,他們那邊倒是非常安全。

  沖著小瑩點點頭,古爭看著周圍的堅硬,身上的黃色濛光再次暴起,周圍的那些劍影頓時被沖撞飛了出去。

  雙足猛的一跺地,盯著空中那巨大的壓力,身形直沖高空。

  在靠近上面冒著血光的云荒劍,古爭猛然朝著那面重重一拳擊出。

  沒有任何光芒,但是一股巨力從古爭拳頭上飛去,中間所有的劍影在碰觸上,統統被卷為粉碎。

  這看似氣勢十足的劍影,在云荒劍本身的干擾之下,威力大大降低,要不然根本輪不到小瑩救自己,自己就被分尸死在幻境之中。

  唯一沒有降低的就是絕強的幻術,根本防不勝防。

  “轟隆”一聲巨響。

  云荒劍的身形被古爭直接轟擊離開血色光柱的范圍,那漫天的劍影頓時一滯,在天空中緩緩消散。

  “砰”

  在宋山那邊,隨著他身上的重鎧紛紛爆炸而去,露出到處深及可見骨的傷勢,他受到的傷勢可比古爭嚴重許多,畢竟對方只有一套不錯的重甲,卻沒有祭煉到隨心掌控的余地,自然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

  “等到就是這個時候!”不過宋山根本不以為意,反而哈哈笑道,同時手中往后一抓,一個金色的令牌被他給扔了出來。

  “嗷”

  一聲龍吟之聲在空中響起,那令牌在空中猛然炸碎,一個上百丈的金龍瞬間出現在大廳之中,整個頭顱幾乎都快頂到上面的血池之上。

  “你以為沒有防備嗎?這是我皇用功德之力匯聚我國最后國運,就是為了防止云荒劍中的魔氣無法徹底鎮壓,這才帶進來的東西,那條孽龍只是區區雕刻所化,自然無法逃脫?!彼紊娇粗谟澳求@恐的面孔,哈哈說道。

  那金龍眼中兩道金光瞬間籠罩在空中云荒劍,把對方給定格半空,讓黑影仿佛失去了控制,根本無法在召回去。

  隨后金龍的身體開始聚集渙散起來,整個身體順著金光全部朝著云荒劍凝聚,最后形成一個厚厚的金色大繭,徹底把云荒劍給束縛起來,同時里面可以感知到,一縷縷血霧從里面不斷泄漏出來,正在把黑影腐化的力量全部驅逐出去。

  古爭也露出驚喜之色,沒有想到的是,對方竟然還有這個殺手锏,不過從對方說來,似乎之后有人在進來過,把這個東西交給,連最后的國運和功德之力都一同被封印起來,看來這個云荒劍的主人估計也不存在人世間。

  “影大人,金柱上的金龍雕像已經不見了?!?br/>
  “影大人,冤魂已經全部到達,下一步怎么辦!”

  就在這時,兩個修羅人從后面飛出,看著周圍破敗的樣子,有些驚心膽戰的說道。

  “讓所有的冤魂全部攻擊過去,我要讓對方看看我的厲害,沒有那把劍我依然可以殺死對方?!焙谟袄浜咭宦?,立馬吩咐道。

  “是!”這邊修羅一點頭,手中的熒光一搓,大片的綠色磷火在空中燃起,隨后一聲聲竊語之音從那邊通道傳來,幾個呼吸之后,讓古爭熟悉的冤魂大軍再次洶涌而至。

  “憑什么,憑什么我們那么倒霉,我好恨啊,要把我們祭祀?!?br/>
  念著熟悉的怨念,這邊一來到這邊,就在前面大片的空地上聚集起來,虎視眈眈看著這邊。

  “宋將軍,請掩護我的同伴,我來消滅他們?!惫艩幟嫔环A,對著過來的宋山說道。

  “這點小小的冤魂,只是數量多而已,不用怕,我已經把鎮守這里的剩余小隊給拉了過來,絕對是對方的克星!”宋山咧嘴一笑,不過看著全身依然在冒著的鮮血,看起來有些嚇人。

  “嗶嗶”

  宋山拿出一個銀色的哨子,手中往前一揮,上百套古爭熟悉的布甲被他給扔了出來,在嘴中猛然吹起刺耳的聲音,隨后把手中的哨子給扔了出去。

  那哨子在半空“砰”的聲音,那個熟悉的校尉再次出現在古爭面前。

  “將軍大人,劉校尉正在等候命令?!蹦莻€校尉一出來就對著宋山敬個軍禮,大聲的說道。

  “把所有反叛我皇叛賊全部消滅!”宋山氣勢一凝,立刻沉聲吩咐道,仿佛指揮的是一支龐大的軍隊。

  “所有小隊,集合!”

  隨著校尉的一聲吶喊,上百個手持弓箭的士兵再次出現。

  “給我拖住他們!”這邊黑影也是下令道,下面望不到邊的冤魂紛紛沖殺上來。

  同時黑影沖天而起,來到了血池的下面,冷冷的注視古爭他們,隨后伸出拳頭往上一伸,沒入血池當中,隨后猛然往下一拉。

  一個巨大無比的腦袋從里面緩緩出現。
广西快乐十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