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唐新豪門 > 057 秦王府密議

057 秦王府密議

  陸庭為了吃一頓好的,要在寒風中自己動手,幾十里外的秦王府,李二正跟一眾心腹大碗喝酒大塊吃肉,還有舞伎助興,非常熱鬧。

  凈街鼓已敲完,長安城門、坊門、宮門依次關閉,原來熱鬧的街道除了巡邏武候,空無一人,宵禁開始了,街道是安靜了,秦王府還是熱鬧非凡,秦王李世民以慶祝取得五隴阪之役勝利的名義在府內宴請心腹親信。

  突厥的突厥頡利、突利兩可汗見唐統一全國已成定局,受其扶持的割據勢力也多被擊滅,遂傾其全部人馬,對中原發動大規模入侵,為了打擊突厥,李淵命李世民率軍在五隴坂(今陜西鳳翔西)迎敵,李世民利用兩個可汗互相不信任,作其卓越的戰略眼光、驚人的膽略和超群的智謀用反間計逼其退兵,再一次讓長安化險為夷。

  李二對手下向來很大方,打了大勝仗,自然要好好慶祝一下,雖說李淵不喜歡大臣營私結黨,這種情況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四海未平、邊境沒定,外敵還沒臣服,大唐需要像李二這種善打大仗、硬仗的軍神,要不然,李淵早就把李世民調到外地,免得他老是跟太子李建成斗個你死我活。

  酒足飯飽后,李二揮揮手,把助興的歌伎舞伎、宮女太監都屏退,笑呵呵地說:“這次出戰,繳獲了一批上等的好馬,在場的人人有份,每人賞五匹?!?br/>
  長孫無忌、杜如晦、房玄齡、尉遲敬德、秦叔寶等人連忙謝過。

  跟隨像秦王這樣的主子就是好,有什么好事都想手下,一年到頭不知賞賜多少東西,這次出征五隴坂,繳獲一批上好的好馬,一回來就賞給手下,五匹好馬值不了多少錢,但這是秦王的一番心意,不能用錢來衡量。

  秦王是大唐的軍神,哪次出征沒有收獲?

  程咬金哈哈一笑,站起來擠眉弄眼地說:“王爺,只繳獲馬嗎,有沒有漂亮的突厥小娘子,給俺賞幾個,騎突厥小娘子可比騎突厥馬有意思多了?!?br/>
  眾人聞言哈哈大笑起來,李二指著程咬金笑罵道:“年中才賞了你四個胡姬,這么快又掂記突厥小娘子,程老黑你吃得消嗎?”

  堂上坐了這么多心腹手下,也就程咬金這貨敢這樣跟李二說話,李二對程咬金也格外寬容。

  程咬金笑嘿嘿地說:“俺老程牙口好,對美女那是韓信點兵,多多益善,反正去康州也是無聊得緊,多帶幾個美人替俺老程家開枝散葉,多好?!?br/>
  話音一落,大堂熱烈的氣氛一下子變了,李二臉上的笑容也在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

  李二身邊名將如云,這是李建成一直很羨慕的事,一個月前派人給程咬金送了大批的金銀財貨,想程咬金為他效力,程咬金全數退回,聲稱只對秦王效忠,還把這件事如實稟報李二,李建成收買不成,就向李淵進饞言,一道圣旨把程咬金調到康州出任刺史。

  過完年,程咬金就要到康州赴任。

  秦叔寶猛地一拍桌面,一臉氣憤地說:“老程打了那么多仗、流了那么多血、賺了那么多戰功,就因不肯投靠太子,派到康州那種窮鄉僻野做什么刺史,這不是寒磣人嗎?!?br/>
  “就是”尉遲敬德也為程咬金抱不平:“打仗就派程兄弟沖鋒陷陣,現在安穩一點,找個由頭就發配到康州,不公,太不公了?!?br/>
  程咬金雖說有些粗魯,有時喜歡開一些過份的玩笑,但跟眾人相處得不錯,有事也肯為朋友出頭,眾人紛紛到康州上任表示不滿,要是放到洛陽、蘇州、杭州這些地方還好一點,康州向南一點就是廉州、雷州了,這不是外遷,是流放。

  李二苦笑一下,站起來走到程咬金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結實的肩膀,安慰道:“知節,本王知你心有不甘,可事已至此,就當去康州游玩一下,有機會本王馬上把你調回來?!?br/>
  這件事是李建成趁自己在外領兵時策劃的,等李二知道時,圣旨下了,吏部的流程也走了,李二猶豫再三,還是不挑戰李淵的權威,只能把這個啞巴虧吃下,現在正是爭奪皇位最緊要關頭,李二不想惹李淵生氣。

  程咬金沒有再笑,難得認真地說:“太子這樣做,就想剪除王爺的左膀右臂,一步步削弱王爺的權力,俺老程這輩子活夠了,大不了就是一死,王爺要是再不想辦法自保,讓太子為所欲為,后果不堪設想?!?br/>
  “王爺,老程話粗理不理”段志玄附和道:“王爺在在浴血奮戰時,太子在干什么?每次大唐遭到危機,都是王爺挺身而出,這才安定一點,是準備飛鳥盡,良弓藏,狡兔盡,走狗烹?”

  秦叔寶看到李二有些猶豫,忍不住開口道:“太子府的魏征,在六月就提議把秦王府遷出長安,要不是這次五隴坂之役,說不定王爺已經是出了長安,我們這些老兄弟也被拆散,王爺需要小心?!?br/>
  李二神色有些凝重,扭頭看看房玄齡,開口問道:“玄齡,宮中情況如何?”

  房玄齡搖搖頭說:“回王爺的話,不妙,現在宮中都是太子的人,就是皇上最寵信的尹德妃、張婕妤也全是替太子說話,叔寶說得沒錯,若不是五隴坂之役,情況肯定會更糟?!?br/>
  “王爺”杜如晦開口稟報:“太子和齊王一直交好宮中的嬪妃,每次進宮都要用車來拉禮物,王爺拿性命為大唐沖鋒陷阱時,后宮都只是說太子的好,皇上耳根子軟,再不做些什么,只怕王爺的處境更加艱難?!?br/>
  外敵犯境,本來是一個同仇敵愾的事,沒想到成了秦王的救命稻草,說出來有些諷刺。

  李二想了想,最后哈哈一笑,再次拍拍程咬金的肩膀,自信地說:“知節不要說這些英雄氣短的話,好日子這才剛剛開始,榮華富貴還等著你去享呢,不就是去康州嗎,又不是回不來,就當散散心,天大的事也本王扛著?!?br/>
  說到后面,李二語氣無比的堅決,話語中帶著一種無法擊倒的意志,在場的人都被李二自信和意志感染,一個個臉上有了笑意、眼里重燃了斗志,要是陸庭在這里,肯定會感嘆地說這就是霸氣外露。

  程咬金嘿嘿一笑,轉身抱著李二的腿,大聲說:“大伙都做個見證,秦王可說了,榮華富貴等著俺老程,有秦王這句話,俺老程以后就抱著王爺,不給俺榮華富貴不放手了?!?br/>
  剛才說那些,一是提醒,二是表忠心,秦王沒表態,那是顧及血肉親情,現在看起來秦王府不及太子府風光,可明眼人都知道,現在秦王府才是大唐的中流確砥柱,只要四海未平、外敵沒服,大唐就需要像秦王這種戰神,不僅大唐需要,皇上也需要,幾年前就有大臣說秦王已年長,按律應出長安到外地設府,可李淵就是不同意。

  在李淵看來,有李二在,長安城可保無虞,也只有李二在,李淵才能在宮中安枕無憂。

  李二一直沒有放棄太子之位,也一直在爭,要是再進一步,那就是發動宮變,不到萬不得已,不會走這步。

  “滾,要抱回家抱你的胡姬去?!崩疃]好氣用腳一伸,把沒臉沒皮的程咬金放倒在地,引得眾人齊聲發笑。

  有程咬金在這里插科打渾,原來有些嚴肅的宴席,很快充滿笑聲。

  房玄齡等眾人笑完,開口提醒道:“王爺,眼線說太子府很重視皇上的壽宴,精心準備了很多禮物,還準備在壽宴上重提秦王府外遷的事,此事王爺不可不防?!?br/>
  李淵的壽辰是十一月二十四日,因為突厥突然出兵,兵鋒直指長安,再加上李二率兵迎敵,李淵就下旨推遲舉行,等李二凱旋歸來再作打算,沒想到又讓太子府的人掂記上。

  有難就是秦王出馬,剛平息就想過河拆橋,房玄齡的話一出,眾人又有些憤憤不平起來。

  李二坐下,一臉淡然地說:“若是這么容易外遷,本王早就不坐在這里,一些跳梁小丑不足以為患,怎么應對本王心里有數,父皇的壽辰不能馬虎,諸位幫本王想想,送什么禮物讓父皇高興?!?br/>
  要是平時提這個,李二還有點怕,現在剛讓突厥退兵,那么大的功勞放在這里,就是父皇也不好這個時候提出這種要求,再說太子府的人會煽風,自己就不會點火?

  論起謀略,李二就沒怕過誰。

  攻擊自己的事,李二不擔心,現在擔心就是李淵壽宴時,送些什么好,不僅要體面,還要有意義。

  李二的話音一落,坐在角落里一直沒有發言的鄭元璹,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

  終于輪到自己了。
广西快乐十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