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俺的頭上也有光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又見大梁皇

第一百三十八章 又見大梁皇

  “大秦皇朝,真是面子大??!”萬玉容感嘆的笑了笑,你能相信嗎?一個國家即將滅掉另一個國家,結果兩個國家還一起張貼‘尋人啟事’!

  劉奈挑了挑眉毛,瞄了一眼榜文上的畫像,修士的世界果然很萬能,這復制的水平可比前世的復印機要來的真實許多。

  “百姓需要你,速歸!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萬玉容一臉八卦的笑問。

  劉奈撇嘴,左右瞧瞧,知道要打仗也知道打不贏,所以城市中的百姓早就先一步逃離了。如今看著榜文的就只有他們兩個,難免有點顯眼。

  “還能是什么意思,這就是提醒這小姑娘藏好,別被找到!”

  萬玉容詫異,“還能這么理解的嗎?”

  “怎么理解都好,又跟我們無關,走吧,再呆在這里怕是一會兒被敵人主動找上來了?!眲⒛卫f玉容就走,如今城內一片蕭索,客棧商鋪全都關門了,冷風一吹甚是凄涼。

  萬玉容踢開一個破舊的燈籠,接著推門進入客棧,意料之中的看不到任何伙計和掌柜,兩人隨便找了個靠窗的房間,端坐桌前靜待這個小國最后的時刻到來。

  轟轟轟!

  爆炸的聲響越來越近,一圈圈能量散逸后的波紋干擾著天上的云朵,氣浪讓外面的風愈發猛烈。

  無常國的軍隊近了,這大概就是大國與小國的區別吧,大國在最后說不定還有些不死心的擁護者掙扎一下,而小國,上到大儒下到臣子沒有一個還敢逗留的。

  也許,隨著這個小國破滅的只剩下皇族了吧。

  砰!

  劉奈送到嘴邊的酒杯停頓了一下,這個聲音應該是城門被撞破的聲音吧。

  “你選好了嗎?”

  萬玉容當然知道劉奈問的是什么,點點頭跟著輕輕端起酒杯,“已經跟那皇帝商量好了,會將他的小兒子送到朝露之海邊上的一個漁村里?!?br/>
  “小兒子?難得啊,竟然沒說讓你送他出去?!眲⒛挝⑿?,顯然并不是所有的皇帝在這時候都很自私的。

  萬玉容贊同的點點頭,“這小國的帝王可比當初的大梁皇帝要靠譜許多,至少據我所知他是真的勤勉,只可惜,有時候一個明君并不能拯救一個國家?!?br/>
  “呵呵,話說當初的大梁皇帝跑到哪去了?好像我們就見到了兩個金丹內侍,那皇帝不會是死在某個犄角旮旯里了吧,不然也輪不到那個替身現在風生水起??!”劉奈想起那個梁子也是陣陣好笑。

  “鬼知道哪去了,不過不管是活著還是死了,估計都造不成什么威脅了,何況就算有威脅也是琉璃仙宗頭疼?!?br/>
  萬玉容不在意的站起身,軍隊既然已經進城了,他現在就該去接那小皇子了。說起來這皇帝雖然勤勉但也是個多情種,在無常國還沒有開始攻伐的時候其曾經與一個漁女有過一段情,后來無常國開始了橫推,這皇帝情知軍隊頂不住但還是毅然放棄溫柔鄉回到前線率軍抵抗。如今軍隊戰敗,那皇帝便要將孩子送回其母親的身邊。

  對此萬玉容不會指摘什么,只是好奇,既然早就猜到如此,為何還要讓孩子參與進來呢,直接放在漁村不就好了?

  那皇帝說,投胎是個技術活,人的出身是不能選擇的,你生在這個家庭就要承擔這個家庭的責任。只不過這孩子還小,并沒有享受應得的富貴,所以也便不用陪著這個國家一起殉葬。但即使如此,也需要知道,他曾經擁有且即將失去的。

  劉奈又一次恢復成我愛羅的模樣,往皇宮大門外一站,一副究極反派誰都不愛的樣子。

  原以為他會先見到無常國攻進來的軍隊,誰知道萬玉容的速度比那些軍隊還快,不一會兒就抱著個大約十幾個月胖嘟嘟的孩子出來了。

  “這就是小皇子?我以為會再大點?!眲⒛蚊榱搜垴唏僦械暮⒆?,那小臉肥嘟嘟的,大大的眼睛純凈的像是一汪水。

  萬玉容情緒有些低沉,嘆道:“他還有一個六歲的親哥哥,不過那孩子顯然受其父皇影響有點嚴重,打算隨父兄們殉國了。這孩子出生一年出頭,似乎還是個天選之人,他父皇不想其落在琉璃仙宗的手上?!?br/>
  這一點得到了劉奈的肯定,“確實不能落在琉璃仙宗的手上,否則以后長大了豈不是認賊作父了,到時候三觀都被養歪了?!?br/>
  萬玉容好笑,“你這話說的,好像你很有教育小孩的經驗一樣?!苯又舷麓蛄?,“我記得你以前雖然挺花的,可一直也玩出人命吧!”

  “那當然,我可是很小心的!”劉奈也沒有怎么得意,畢竟那都是土行孫干的,而且那貨顯然在這方面經驗豐富。

  呼咻咻咻!

  閑聊結束,幾道流光爭先恐后的落入皇宮內部,不用說,這肯定是一幫想要趁機找便宜的散修。

  “差不多了?!眲⒛紊焓肿プ∪f玉容肩膀,然后往地里一鉆,土遁順著宮墻邊往里面靠近。

  劉老爺之前發過命令,所以現在進入皇宮的應該沒有邪派聯軍的人,就算有也是旁門那些誰的命令都不聽的散修。不過這些人不是關鍵,關鍵是那個明目張膽收集亡國氣運還將同行者都干掉的家伙。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很快他們就能夠看到了。

  “哈哈哈,你叫吧,就算叫破喉嚨也沒有人理你的!”

  聽聽這經典的反派對話,劉奈翻了個白眼,戊土寒砂直接破土而出將外面這不知道名字的反派五肢磨碎,然后再將其埋掉。

  旁邊萬玉容看得哭笑不得,這種畫面對他來說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了,若是一個國家不破滅的話沒人會冒險來皇宮找事,因為皇朝氣運非同小可,再加上那么多的將軍大儒,足以抵擋大多數的邪道妖人了。

  可一旦皇朝破滅,皇宮就是一個任人取奪的寶庫。先不說皇室的珍藏里有多少天材地寶,光是那些身具氣運的皇子皇女本身就非常珍貴。除此之外還有后宮的嬪妃,作為一個皇帝哪個后宮不是美女如云?這些美女中也不乏身具媚骨或者體質純陰的,在邪道妖人眼中這可都是煉制魔寶的好材料。

  所以劉奈和萬玉容進來之后先看到的就是這種到后宮搶人的惡徒,沒有看到也就罷了,見到了自然弄死。

  “從這里再往前就是前殿了,皇帝應該就在那里,我們別靠的太近?!比f玉容指了指前面。

  劉奈還沒有動,整個前殿卻突然間爆炸了,碎磚亂瓦一瞬間飛射出老遠,有幾個逃脫不及的宮女和內侍眨眼被分成了數段。

  “嗯?這皇帝也學的天羅國皇帝偷偷埋炸藥了?”

  “不是,應該是打起來了?!?br/>
  萬玉容的話很快就得到了印證,數道人影嗖嗖嗖的從前殿廢墟中射出,呵,還是熟人!

  當先一個正是劉老爺的‘心腹’厲煞,當初劉奈和萬玉容偷偷去見劉老爺的時候曾經見過他,這家伙最擅長煉尸煉毒,如果說是他在收集亡國氣運的話,那倒也說的過去。

  “還記得五年之前那次,我見厲煞這家伙還不是金丹,想不到現在也晉級玄品了,話說他咋晉級這么快?”劉奈有些好奇,按照上一次的印象,這厲煞的天賦比他差了不少,再加上他有八個金丹要養,比其慢一步倒也正常,可就算這貨要結成金丹也該是黃品,為何是玄品?

  萬玉容也有些好奇,皺眉道:“他該不會是靠著亡國氣運硬生生的提升金丹品質吧,這有點冒險了,亡國氣運的副作用積累起來很麻煩的?!?br/>
  “先看看,應該沒有那么簡單?!?br/>
  此時厲煞已經被六個旁門修士攔住了,然而其本人卻昂著頭一臉高傲,眼神余光掃視眾人,滿臉的不屑。

  “厲煞!我們已經多方忍讓,你難道還想斬盡殺絕不成?”

  一個旁門修士色厲內荏的喝道,旁邊幾人一副同仇敵愾的德行。

  厲煞嘴角一歪,“就憑你們,也配我趕盡殺絕?識相的,滾就是了?!?br/>
  “你……欺人太甚!我們也不是好惹的……”

  斗嘴是沒有意義的,厲煞是個狠人,一次警告已經是仁至義盡,也不等那旁門修士再多話,憾然發動攻擊,身體微躬大片黑霧彌漫全場,瞬間就遮蔽了所有人的視線。

  那些旁門修士大驚,再想跑似乎已經來不及了,只見厲煞身在黑霧中速度似乎得到了夸張的加成,快的簡直令人發指,噗噗兩下就將兩個相距甚遠的人腦袋摘了下來。

  剩下幾個旁門修士見狀馬上靠攏,有防御法寶的將法寶撐開,有法術的開始無差別轟炸。

  “嘿嘿嘿,抱團取暖嗎?那就看看你們夠不夠我這小寶貝吃的!”

  厲煞身形顯現在他們面前,笑容越發猙獰變態起來,接著有點小帥的甩了甩袖子,從里面咻的一聲蹦出來一只身著皇袍的僵尸。

  這僵尸厲害了,普一出現就煞氣彌漫全場,甚至于將黑霧都小小的驅離了一片,然而最讓萬玉容吃驚的是,這僵尸的臉,是大梁皇帝!

 ?。?。:
广西快乐十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