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 > 第160章你那告白還算數不

第160章你那告白還算數不

  地震后的第一個黎明,太陽依舊升起。

  城市秩序逐漸恢復。

  因為不是震中,損失不算很嚴重。

  于世卿帶伊言重新回到家中,剛咬了一口三明治,傭人拿著電話過來了。

  “少爺,找您的?!?br/>
  于世卿看了眼伊言,伊言嘴里叼著三明治,手里快速地擺弄起手機,幾下后,對于世卿做了個ok的手勢。

  于世卿這才接過電話。

  “我是于世卿?!?br/>
  他在接電話,伊言這邊開始追蹤對方位置。

  “學長,你害我害得好苦?!辫逞┯挠牡穆曇魪碾娫捘穷^傳來。

  “你咎由自取?!庇谑狼湓谝裂缘氖疽庀?,故意把話說得很長,“如果不是你想要置我于死地,我也不會對你家出手?!?br/>
  “桀桀桀~~~”

  璩雪那極具特色的笑聲傳來,于世卿厭惡地把話筒挪了下,這種聲音,聽一次就嫌鬧心。

  “學長,我對你一片深情,你怎么就不懂呢,你一定要對我的家人趕盡殺絕嗎?放過的家人,我替你保守秘密?!?br/>
  “什么秘密?”于世卿問。

  “昨天凌晨,你的保鏢隊長,開著車拉著一個黑色的袋子,去了海邊,你猜,他在做什么?真是不巧呢,我把學長家保鏢拋尸大海的畫面,都拍下來了...桀桀桀?!?br/>
  于世卿很想翻個白眼說,你又不是鴨子,沒事兒桀桀什么?這是人類該有的笑聲嗎?

  伊言一邊追蹤璩雪的位置,一邊調皮地對于世卿做了個嘴型:可達鴨

  還別說,璩雪這笑聲真是有點像可達鴨。

  于世卿無奈地看了她一眼,正在釣魚呢,你說什么段子?

  這要是他自制力差點,笑出聲來,豈不是白費了?

  伊言用手做了個拉鏈的造型,好嘛,她保持沉默。

  于世卿過長時間的沉默,讓璩雪以為這個男人被自己要挾住了,不由帶了幾分得意道:

  “學長你也想不到吧,昨晚大家都忙著避震,只有我,一往情深地默默關注著你,你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雖然那個女刺客死有余辜,但學長你竟然將她...”

  璩雪自認掌握了于世卿見不得光的“秘密”,說話也越發囂張起來,說幾句話就要桀桀兩聲。

  “你有什么要求?”于世卿看伊言的手勢說話。

  此時伊言已經精準地追蹤到對方的位置了。

  “停止你對我家打擊,接下來于氏對外招標的項目上,讓我家中標,利潤什么的,要高出市場百分之二十個點?!?br/>
  璩雪獅子大開口。

  如果不是伊言在做手勢,于世卿差點冷笑出聲。

  想得真美。

  他除非腦袋讓驢踢了才會答應這種不要臉的要求。

  “可以。照片什么時候給我?”于世卿問。

  “再說了,學長,我是真的很愛你啊,桀桀桀桀...”

  伴隨著一長串的笑聲,璩雪掛斷了電話,表明了后會有期。

  她想把那張所謂的“證據”反復利用,現在只是要于世卿跟她家合作,以后用膝蓋都知道,鯨吞蠶食,步步為營,一步步吞掉于氏,掏空于世卿。

  “位置是在宗山上傳來的?!币裂愿谑狼湔f道。

  “哦...宗山?”于世卿聽到山名時2,故意停頓了下。

  伊言以為他不知道呢,順便解釋:“我經常賽車的那座山么,平時沒什么游客,也不需要門票,偶爾有車友過去跑幾圈...”

  對上他深沉的眼神,伊言在心里呸了口。

  上當了。

  這家伙一定早就知道,故意挖坑在這等她呢。

  “你知道那地方經常有跑車的,然后套我話,看我有沒有玩?”

  跟他組隊成功后,伊言對他“好小伙”的印象雖然沒變,但是對這個小伙是不是實在人,要畫個問號了,這家伙分明是扮豬吃老虎。

  于世卿對她的質問不置可否,只是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他真的知道。

  “雖然你有賽車手執照,但這并不意味著,你們可以不經上級審.批,找個沒人的地方飆車,你這種行為已經——”

  “打??!”伊言做了個禁止的手勢,才不要聽這家伙碎碎念呢!

  “我已經很久不玩了,再說了,你不是已經聯合我爸把我的小8收走了?我拿什么飆?開你送的那臺賓利,讓人家把大牙笑掉?”

  伊言不由得想到,上次她伙同其他人,嘲笑內個結婚后就被老婆管得什么也不能做的哥們,她笑人家時笑得可歡實了。

  現世報。

  絕對是現世報。

  如果當時她能預測到自己未來會認識于世卿,她一定不要笑話人家,起碼....笑不露齒?

  “笑你干嘛?未經過審.批本來就不能隨便跑車,如果你真的那么想玩,我幫你報名正規比賽,于氏下半年可以贊助F1,贊助個車隊也是沒問題的?!?br/>
  只要是規則范圍內的,隨便她怎么玩。

  伊言翻了個白眼道:“謝謝,我已經過了那中二的年紀了。只說宗山,地理位置比較偏,這段時間又沒有人組織過去飆車,游客也很少?!?br/>
  “璩雪跟我的通話時間,未免有些過長了?!庇谑狼湟会樢娧赋鰡栴}所在。

  伊言點頭,這也是她想說的。

  “正常情況下,她這個通話時長都不需要我出手,就普通的追蹤都能查到她?!?br/>
  [ ]這就是最反常的地方,正常的恐嚇電話,一定是很怕別人查到自己的位置,盡量縮短通話時長。

  璩雪這可倒好,光是那極具個人特色的“桀桀桀”都夠查她好個來回的。

  “如果沒有她催眠裝精神病這一出,我會以為是她智商不夠,但顯然,這個璩雪的智力并不如眾人所見的那般弱,她把電話時常弄這么久,就倆種可能?!?br/>
  于世卿點頭,認同伊言所說的。

  “你覺得會是什么?”伊言問。

  于世卿做出好好先生洗耳恭聽的樣子。

  伊言本來想直說來著,突然,她腦子里浮現于世卿在地震時的告白。

  他說,他喜歡她。

  之前還沒顧得上確認,如果是這樣的話...

  “如果你能猜對我心中所想,我就...”伊言把手指放在唇畔,做了個吻的動作。

  明著是考驗倆人的默契,暗著試探他的真心。
广西快乐十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