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婚后被大佬慣壞了 > 小輩番外(62)回京,變故,堵住傅三爺

小輩番外(62)回京,變故,堵住傅三爺

  江軟回京,最高興的莫過于江、司兩家人,江慕棠去老宅幫太奶奶量血壓,老太太還特意將收了許久的鐵盒裝的糕點拿出讓江慕棠給她送去。

  這是別人拿來孝順她的,老太太卻只記得這小曾孫女喜歡。

  江家這群小輩里,目前就江軟在外地讀書,不能經常見到,老太太心里肯定更加記掛,有什么好吃的都給她留著。

  江慕棠將東西送到司家時,恰好遇到江承嗣去機場接人。

  “四伯?!?

  江慕棠打量著他,天寒地凍天欲雪,他卻穿得很單薄。

  反正他印象里,父親由于以前身體不好,冬天總會被母親逼著穿著很多,而這個四伯,除非是去上班,要不然穿得那叫一個時尚。

  今天更是為了去接女兒,整了一套嶄新的行頭,比年輕人還時尚。

  “你怎么來了?”江承嗣瞧他手中提著東西,心下了然,“你去老宅了?”

  “太奶奶讓我送來的?!?

  江承嗣有些無奈,“我都和她說了,明天就帶軟軟去看她,這老太太真是一刻都等不及?!?

  江慕棠只是一笑。

  “那你先進去,今天就留在我們家吃飯?!?

  “不了,我還有事?!?

  自從見識過嚴遲的騷操作之后,江慕棠就不想來司家了。

  尤其是江軟回京,這要是被四叔給抓了,他肯定要被牽連。

  “你跟我還客氣啊,待會兒你干媽一家也要過來,都是熟人?!苯兴媒駜簜€心情好,說話音量都比尋常高亮幾分,人逢喜事精神爽,看江慕棠都格外順眼。

  “行了,就這么定了,你妹妹的飛機要到了,我先去機場,待會兒我回來,你要是走了,我就去你家把你揪回來?!?

  江慕棠:“……”

  揪人這種事,江承嗣真的做得出來,江慕棠只能點頭同意。

  ……

  話說機場這邊

  飛機廣播提醒即將抵達京城,江軟才昏沉醒來,飛機在降高度,透過云層,已經可以看到地面的江河輪廓。

  “醒了?快到了?!眹肋t一直開著電腦,在看一些資料,歲末年尾,他工作也很忙。

  江軟挺直身子,抻了下腰,“待會兒就按計劃行事嗎?”

  “嗯,我跟姐夫都說好了,待會兒他來接我,我們再詳談?!?

  兩人的計劃也很簡單,今天剛回京,也不可能直接奔過去,明天江軟要去江家老宅陪老太太,所以嚴遲打算后天與姐姐、姐夫一起拜訪司家。

  在此之前,兩人就不打算見面了。

  “那你們過來時,提前和我說一下,我給家里打個預防針?!苯浧鋵嵭牡子行┚o張。

  不過計劃往往趕不上變化。

  **

  兩人下了飛機,拿了行李到出口時,為了避免關系提前曝光,江軟是提前出去的。

  結果在出口處,不僅看到了父親,還有來接嚴遲的姐夫——

  傅沉!

  兩人站在一起,好似在聊什么。

  江軟瞳孔微震,這兩人是怎么遇上的?

  他與嚴遲說好分開走,就是為了避免碰到江承嗣。

  依著他的性格,肯定會拉著嚴遲去司家吃飯,如果她和嚴遲還捂著關系,司家與江承嗣那邊肯定會覺得被隱瞞欺騙。

  而且嚴遲也需要準備一下拜訪的禮物之類,剛下飛機,風塵仆仆,也不適合去司家。

  “軟軟?!苯兴们埔娕畠?,沖她揮了揮手,江軟心底困惑,卻還是笑著走了過去,“爸?!?

  “這位是傅三爺,要是強行論輩分,你都能喊他一聲爺爺了?!苯兴靡詾榕畠翰徽J識傅沉,還給兩人做了個介紹,“三爺,這就是我女兒,江軟?!?

  “三爺好?!苯浛刹缓靡馑己盃敔?,只稱呼三爺。

  看著傅沉,大大的眼睛,深深的困惑。

  他是怎么跟自己父親走到一起的?

  傅沉此時也不可能跟她解釋,他也很無奈。

  約莫五六分鐘后,不明就里的嚴遲出來了,瞧見他們三人站在一處,也頗感意外。

  原本應該是外甥來接他,只是傅沉想和他好好聊聊,便親自過來接人,而嚴遲則告訴他,不用出停車場,告訴自己停車區域,自己去找他就行。

  他又是怎么跟江承嗣混到一起了?

  “嚴遲來了?!苯兴媚睦镏肋@三人心里各自的小九九,笑著看向嚴遲,“我跟你姐夫都說好了,待會兒直接去我們家吃飯?!?

  嚴遲和江軟:(⊙o⊙)…

  “對了三爺,要不要給您夫人打個電話,邀請她一塊兒來吧?!苯兴眯Φ?。

  “其實我妻子在家已經開始做飯了……”傅沉這性子,招架不住這么熱情的人,若是尋常,他肯定冷處理,直接無視。

  可面前這個熱情的男人,他卻沒法無視。

  “讓她來我家吧,就這么定了?!?

  其余三人:“……”

  江承嗣和傅沉都分別開了車,一個領著自己女兒,一個帶著自己小舅子,出發前往位于城東的司家。

  嚴遲上車后,才詢問傅沉,“姐夫,你們是怎么遇上的?我不是讓你在車庫等我嗎?”

  “別提了,我剛停好車,他就出現了?!?

  傅沉今天來接嚴遲,就是想和他好好商量一下去司家的事,結果剛把車停好,便有人敲車窗。

  扭頭看到是江承嗣,他當時就暗叫不好,可他剛停車熄火,也不能假裝車里沒人,只能降下車窗打招呼。

  “三爺,真巧,你來機場是……”

  江承嗣倒不是在這里蹲點,而是停好車準備去接人,恰好瞧見了傅沉的車。

  他對車子天生敏感,加上那牛逼哄哄的車牌,就是想忽略都難,一眼就認出這是誰的車。

  若是尋常,江承嗣怕也不會去打招呼,畢竟也沒那么熟,不過前段時間有個項目落在他手里,據說是傅沉中途退了,白讓他撿了個便宜。

  江承嗣并不覺得自己的實力需要他相讓,只是想著中秋國慶時,嚴遲也去了他家,還送了不少東西,他與傅沉又是一家人,思來想去,就尋思著過去打個招呼。

  傅沉總不能編瞎話,說自己去出差,因為這個停車場,靠近機場出口。

  若是出差,根本不會把車停在這里。

  他只能硬著頭皮說,只能說:

  “我來接人?!?

  “我也要去接女兒,你這個點過來,該不會是接嚴遲的吧,那我們一起去吧?!?

  傅沉心頭一跳,神色卻巋然未變,只是一笑:

  “我還要打個電話,可能會遲點過去,要不您先走?”

  有些謊言很容易被戳破,傅沉若說不是來接嚴遲的,卻被江承嗣撞破,這事兒就不好解釋了。

  江承嗣笑了下,“既然是接同一個航班的人,那我等等你?!?

  “……”

  傅沉是真的沒辦法,只能下車隨他一起進了下飛機的出口處等待。

  這一路上,兩人也沒聊什么,只是江承嗣確定嚴遲也來京城了,便想著約他去家里吃飯。

  直至此時,江承嗣都沒想太多,他還覺得嚴遲過來很正常:

  嚴氏在京城有分公司,嚴遲的姐姐又在京城,只是剛巧與自己女兒同一個航班。

  上次嚴遲去司家,送了不少禮物,都是講究人家,既然遇到了,江承嗣肯定要邀請嚴遲過去。

  今天家里本身就有客人在,祁則衍一家也會過去,所以也不在乎再多加幾雙筷子,如果只是他們一家人團聚,江承嗣就不會執意叫上嚴遲了。

  所以事情就演變成了如今的模樣。

  江軟是怎么都沒想到,事情怎么就發展成這般模樣了。

  說好后天見家長,如今所有計劃都被打亂了,她余光掃了眼正和母親通電話的父親,偷偷給嚴遲發信息:

  【怎么辦?計劃要不要提前?】

  待會兒嚴遲姐姐過來,人就齊了,若是今天不說,后日登門,估計會很尷尬。

  【我跟我姐夫也在商量,待會兒我們先去買些東西,再跟我姐匯合一起過去?!?

  【好?!?

  事情都這樣了,也只能順水推舟。

  江承嗣此時正和司清筱說遇到了嚴遲。

  “那你邀請他來家里吃飯啊?!彼炯胰藢肋t印象極好,除了雙胞胎兄弟。

  “我已經邀請了,正好傅三爺也在,可能他夫人也要來,估計要再加三副碗筷?!苯兴眯那椴诲e,說話都自帶三分喜色。

  “那我再多炒兩個菜,聽說這傅三爺信佛,也不知道吃不吃葷腥?我是不是要多炒幾個素菜?”

  江軟聽著父母對話,抿了抿嘴。

  想著之前在嚴家吃飯時,也沒見傅三爺信佛還忌口啊。

  他大概是……

  葷素不忌吧。

  不過這種事,她肯定不敢說,只是低頭和嚴遲繼續發信息,商量待會兒見家長的事。

  **

  原本傅沉的車是緊跟在江承嗣后面的,在進入城東,并沒跟著直接去司家,而是調轉方向,開到了萬寶匯商場。

  此時嚴遲的姐姐已經到了,正在一家茶店選購茶葉。

  “怎么這么突然,不是說好后天去司家,我這一點準備都沒有啊?!彼物L晚也是臨時被拉出來,趕緊換了衣服,收拾打扮。

  “一言難盡?!备党翢o奈。

  他都不知該怎么解釋,自己被江承嗣堵在了停車場,進退兩難。

  江承嗣本就不是個按常理出牌的人,以前他是肯定不會邀請傅沉去他家吃飯的,今天又過分熱情。

  尋常的話,傅沉若是不愿意,肯定毫不猶豫拒絕,根本不會在乎對方會怎么想,可如今不同啊,他得討好著來,結果事情就變成了這樣。

  “拿了幾瓶茅臺酒在后備箱,又買些茶葉,看看還需要買點什么帶過去?!弊约业艿艿慕K身大事,宋風晚還是很上心的。

  ……

  雖說與嚴遲談戀愛很正常,他也見過自己家人,可以男友身份出現,江軟的心境肯定大不同,這一路都沒怎么說話。

  忐忑,緊張。

  而江承嗣將此歸結為坐飛機太累,也沒太在意。

  讓江軟沒想到的是,到了家里,除卻家里人,居然還有祁則衍一家四口。

  以及堂哥——

  江慕棠!

  怎么這么多人!

  “小軟姐?!逼钪馇扑貋?,急忙過去挽住她的手臂,“驚不驚喜?!?

  “我……”

  江軟此時“驚喜”得都要昏厥過去了。

  家中有這么多人,這是她始料未及的情況。

  難不成她和嚴遲見家長,要在這么多人的注視下進行?

  “你上次元旦沒回來,我都覺得很久沒看到你了,待會兒吃完飯,要不要出去轉轉?”祁知意許久沒見到江軟,一直挨著她說話,導致江軟沒機會給嚴遲通風報信。

  “你不是說嚴遲和傅三爺來了嗎?人呢?”司嶼山看向門外。

  “剛才車子一直在后面跟著,估計馬上就到了?!苯兴媒忉?。

  江慕棠和祁洌此時正在對弈下象棋,之前聽說嚴遲要來,就很詫異,此時互看一眼,紛紛放下手中的棋子。

  沒想到嚴遲還真的來了?

  帶著他姐夫一起來了。

  搞什么東西?

  嚴遲一行三人,動作很快,選購好禮物,就快速驅車前往司家,也擔心讓他們等太久不合適。

  所以江軟以回房換衣服為由,給嚴遲發信息,告訴他家里的情況時,得到的回復是:

  【我們已經到你家門口了?!?
广西快乐十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