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有粉紅有綜藝有唱歌有搞笑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一年為限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一年為限

  “現在開始?!?br/>
  人少了,更好溝通。

  11位練習生就是十家公司一起,如今各自帶著成員過來。其中好幾家是做偶像經紀的大公司。比如麥瑞和桔子娛樂。當然還有月華。

  不過對顏煌來說都不是事,對雙贏來說也無所謂。

  只有李瑜的公司規模比較大,但是是圈外的。目前只有她一個藝人,成立了一家公司好像小公司,卻不知道背后母公司的強力。

  這次會議室就是比較小的。

  陳宗云和顏煌以及魯策還有楊丹妮都在。

  顏煌坐在主要位置看著幾人:“火箭少女11個人就是一個組合。統一由我們雙贏旗下的偶像經紀公司管理。負責人是楊丹妮楊總。之后她會具體給這個限定兩年的女團做出發展規劃。今天先定個大方向,再說說具體的。已經出道成團了,之前準備的歌馬上錄制拍攝v發行。然后……”

  看看李瑜,顏煌開口:“打賭我會兌現。我們公司投資拍攝的一部喜劇《西紅柿首富》即將上映。我會寫一首歌給她們唱,并且做為這部電影的主題曲ost。然后魯策會負責在我們平臺專門制作一檔屬于火箭少女的團綜。至于我去不去再說?!?br/>
  詢問眾人:“沒有意見吧?有意見可以提?!?br/>
  麥瑞的老板示意:“那我們各家經紀公司是不是就不參與她們的運營行程?”

  顏煌開口:“首先啊。盡量讓她們都有行程,但既然是組合,成員還這么多,不可能都隨時隨地每個人都有工作。如果有誰有時間,你可以自己運營個人的事務但是?!?br/>
  顏煌敲敲桌子:“要以組合和楊總對女團規劃為主,不能沖突。一旦沖突就要以我們的規劃陳瀟,孟琰琬和吳海婻在韓國還有組合。到時候也會有韓國的工作……”

  “盡量調整?!?br/>
  顏煌打斷。

  杜驊開口:“如果就是沖突呢?”

  顏煌詢問:“參加綜藝之前你沒想過?或者昨晚成團的時候你沒考慮過?之前和昨晚你都有機會選擇,但你不管是沒想還是沒選,現在說這個就晚了?!?br/>
  “顏總她不是這個意思?!?br/>
  楊丹妮勸著,只是沉吟片刻,開口道:“到終歸還是個問題。畢竟找來吳海婻和孟琰琬這樣已經出道而且很有實力的重新回來做練習生出道,也是對我們節目的一種幫助?!?br/>
  顏煌搖頭:“所以我說盡量調整。但是你指望我們公司替你們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夠不著也沒資格。人家只會追問你們經紀公司的責任,你不能什么好事都一家的,頂雷的時候找別人。那就是你能力問題不夠,要么就是耍小聰明?!?br/>
  “還是我談吧?!?br/>
  楊丹妮起身:“顏總。大致事都說完,我負責談?!?br/>
  顏煌看著她:“我給你架空我的機會,前提是你自己處理好?!?br/>
  “呵呵?!?br/>
  周圍都笑,若有似無看著杜驊。

  顏煌起身離開,陳宗云也沒多說追出去。他是視頻平臺的老板,按理說不需要出席,找副手就可以。

  不過顏煌都出席了,他不可能擺架子。

  “你覺得杜驊要搞事?”

  陳宗云詢問:“怎么總針對她?”

  顏煌驚愕:“我針對她?!”

  陳宗云失笑:“當然她總仗著自己大公司身份提出各種各樣問題。而且有點耍小聰明?!?br/>
  顏煌皺眉:“那你還說我針對她?”

  陳宗云搖頭:“身份不同了。有我盯著呢,沒問題的?!?br/>
  顏煌嗤笑:“她只是看不明白一旦有問題也不是我的問題?!?br/>
  陳宗云開口:“我和楊丹妮都會盡力。再說明年還有第二季?!?br/>
  聊了幾句各自離開。顏煌回到自己套間,看著吳海婻躺在套間床上擺弄手機。

  “開完會了?”

  吳海婻詢問,顏煌恩了一聲:“我開完了。他們開沒開完我就不管了?!?br/>
  吳海婻輕笑:“是啊。你不就這樣嗎?只顧著自己痛快……”

  “恩?”

  顏煌不解:“果然比我大一歲,哪怕第一次這開車也是無師自通。不過你這不是冤枉我嗎?我一直照顧你情緒……”

  “少來?!?br/>
  吳海婻坐起:“我該過去了?!?br/>
  顏煌按著她:“躺著吧。有什么的?不用說和我怎么樣,就你爸的關系她也得特殊對待。這個社會尤其你老板那么精明,我不信她是一碗水端平的人。尤其還總想要點特殊對待?!?br/>
  吳海婻沒多說,側身躺著擺弄床單。

  許久之后看著顏煌:“之后你又要忙了?”

  顏煌開口:“要去韓國。b新歌要發布了,之前我寫的。這次對她們事業很重要,也出道兩年了??槐仨毞€固,為以后去美國發展而做準備?!?br/>
  吳海婻撇嘴,看著顏煌:“現在我是感覺到了,這四個韓國女孩是不是你也惦記著?”

  顏煌嗤笑:“我還需要惦記?是我的想要我就要了?!?br/>
  “嘁~”

  吳海婻白他一眼,但誰讓他說的是實話呢?

  “不過不是四個韓國女孩?!?br/>
  顏煌否認。

  吳海婻驚訝:“你對她們沒意思?”

  顏煌開口:“準確說是兩個韓裔一個韓籍還有和一個泰籍?!?br/>
  “我呸??!”

  吳海婻失笑捶他一下:“我問的是這個嗎?”

  顏煌笑著別過她頭發,順勢躺下:“不要想那么多了。都是年輕男女,開放一些不要被束縛?!?br/>
  吳海婻哼了一聲:“你當然希望不要那么多束縛?!?br/>
  顏煌看著她:“我也不束縛你。就一年,之后你隨便?!?br/>
  吳海婻疑惑:“為什么強調一年?”

  顏煌開口:“因為一年正好是生孩子的時間。當然包括坐月子?!?br/>
  “哈?!”

  吳海婻驚愕坐起:“生……生孩子?!”

  看著顏煌:“我自己還是孩子呢?!?br/>
  顏煌打量她:“有你發育這么成熟的孩子嗎?”

  吳海婻抬手比了一下,看著顏煌:“你認真的?”

  顏煌恩了一聲:“不過也不容易。隨緣就好?!?br/>
  吳海婻思索:“你到底怎么了?我就一直想著你以前從來不是這樣的人,對嬴姐特別癡情。突然就分手了,然后就開始渣了?!?br/>
  打量顏煌,吳海婻試探開口:“她背叛你被你抓到所以受刺激了?”

  “我靠!”

  顏煌氣笑了。拉著她抽了幾下,吳海婻自己也笑:“應該不可能?!?br/>
  顏煌開口:“別胡思亂想了。不過你真有了不要拿掉,一定要生下來。只要你生下來,要什么給什么?!?br/>
  “哇~”

  吳海婻贊嘆:“感覺好遙遠。孩子?”

  顏煌笑笑沒多說,兩人閑聊著,一切都很溫馨。

  ()
广西快乐十分技巧